叁日

练习;身无长物,心无所托。

虽然人体和阴影很奇怪,花也画的相当潦草,字也丑。

但是还是祝你生日快乐啦,我亲爱的骑士。

安迷修生日应援计划启动

包包包子铺!:





即日起—5月10日23: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LOFTER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5月13日相约LOFTER,为安迷修庆生!




欢迎各位太太们使用#0513安迷修生日快乐  发布生贺相关的产粮内容,优秀作品有机会被选入【安迷修生贺专题】哦!!!!



王骑 02

*中世纪pa


*雷公主裙底有怪兽


*预计长篇


☞回顾:01



        公主的一天是以抱着蔷薇骑士的等身抱枕,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开始的。

       谢天谢地,任性的公主殿下从来不让侍女贴身照料,否则早在进入王宫的第一天,这个潜在的危险分子就会被遣送回国。

 

       不过她现在还没睡醒,一副乖顺的模样紧紧抱着胸前的等身抱枕,盯着厚重窗帘缝隙间的阳光和灰尘发呆。

 

       直到听见了她的贴身侍女略带羞涩与欣喜与某人攀谈,她才爬下床。


       “您好,真是个美好的早晨啊。”

       傻逼,这么早起床你是打了鸡血吗。公主下身未着寸缕赤裸着苍白修长的双腿站在边上满是复杂花纹的镜子前,面无表情的吐槽。


       “不知道公主殿下有没有醒?”

       真想告诉你,老子叫雷狮。她解开了睡衣的前襟露出平坦的胸部。


       “三位殿下正在后花园等候她一同用茶。”

       想起那三个垃圾,雷狮不耐烦的啧了一声。不过更令她烦躁的是接下来那位侍女会用那个白痴骑士最受用的表情,一脸花痴的回答对方的问题。

       于是她在对方之前先出了声。


       “我已经好了,请您进来,帮我先带份礼物给三位殿下。”

       睡衣掉落在了地板上,金属搭扣和木板相撞发出“啪”的一声。

 

       这次公主语气虽然依然冷淡可是用词既文明又礼貌,还表达出了对殿下们的关心。年长于对方六岁并且相当于看着公主长大的安迷修,奇异的与骑士团中唯一有家室的阿米诺的心态重叠,自心底油然而生出了一样的慈父心态。

       抱着这种欣慰的感叹又隔着厚重门扉,他并没有注意到那声声响,说了一声“打扰了”便走进了公主的私人领地。

 

       一本正经的骑士长和赤身裸体的公主殿下正面相对。

 

       然后闪身出门,关门,一气呵成。

  

       “怎么了,您还好吗?”女仆见他就这样两手空空的出来,又在门口像是陷入了沉思一般呆滞,暂时没有想到旁的什么仅仅是出于好意问了一声。

       安迷修沉默了一会儿,但等他再抬头,又是一副温和的样子英俊的脸庞没有丝毫动摇。

       “我只是突然想起来,作为一名绅士擅自进入一个女孩对的卧室实在太失礼了,您可以替我保密吗?”他摆出了示弱般可怜巴巴的神情,逗得女仆笑出了声。

 

       “好的,这位绅士。”她调皮的行了个礼,脸上的雀斑都仿佛在跳动。真是个像蜜糖一样甜蜜的女孩啊,安迷修感叹着,然后揉搓着红的滚烫的耳朵离开。

 

       房内急于让安迷修直面现实的雷狮也露出了一个甜蜜的微笑。

       很好,很快就可以正面上安迷修了。

 

 

       夜晚,三观遭受冲击的安迷修和惨遭家暴的的阿米诺不约而同去小酒馆买醉,两人一见面便互吐苦水。阿米诺在对自家女儿开始嫌弃爸爸引以为傲的大胡子发出谴责之后,安迷修醉醺醺的将啤酒重重砸向吧台表示赞同,脑子里却是对公主殿下短暂一扫而过的平坦的胸部。安迷修耳朵又开始发烫,嘴里却诚实的向阿米诺虚心求教。

       “难..难道女人的胸部是骗人的吗?”

       “哈哈哈,年轻人,你不知道胸垫吗?那可是个好玩意儿。”

       “怎么...嗝...怎么这样?”安迷修的直男思想受到了挑战,他想到了昨天的大白兔。

       “呜,米拉之前也说喜欢我的大胡子的。”阿米诺像只巨熊开始趴在吧台上抽泣。

       “女人都是大骗子......呜。”

       一个青年和一个中年男人喝醉了哭作一团,哭着哭着就没了声响,一看才知道两人睡着了。听完整个故事美艳动人的老板娘怜悯的叹了口气,然后冷酷的招来伙计将两人随手扔进了小的可怜的仓库凑合一宿。

 

       这可苦了安迷修,阿米诺睡觉手脚不老实体型又和熊似的,一不小心就会受到重创。但俗话说坏事有一就有二,等安迷修眼下带着仿佛纵欲过度的青黑色打算休一天假时。公主被强盗劫走的消息,传到了他的耳中。

 

                                                                                                    TBC

人体参考: Shanua Taylor(除了脸XD)

【雷安】王骑 01

*中世纪pa


*雷公主裙底有怪兽


*预计长篇


笔力不够,希望诸位能多给我一些意见,欢迎评论。



 

       人们总说赛提斯的人们热爱美并且乐忠于追求她们,就好像早些年北方的一个国家种植出了美丽的蔷薇,于是赛提斯的商人们千方百计得到了它们的种子。那花朵果然受到民众乃至皇室的喜爱,到如今已经三年。皇宫的后花园恰如一夜春潮袭来,天气回暖,羞答答的花苞也湛然怒放。

       鲜红美丽的花朵入目一片生机勃勃,正如赛提斯王朝进入了权利与政治的顶峰的现状一般。

       国家一片繁荣,民众安居乐业。固然近来听说出现了一批强盗为非作歹,但是骑士团也作出了相应的措施。三位王子也相继成年,国家的未来自不必担心。但不知道为什么骑士的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居安思危。骑士的师父总是这么告诉他。

 

       所以他也尽心尽力遵照师父的教诲。找到了令他不安的罪魁祸首——公主。

 

       公主来自缪西亚,五年前以九岁的稚龄来到这个国家进行联姻。见过少女的人无不称赞她的高洁优雅以及独属于缪西亚皇室倨傲的紫色瞳孔,理所当然,三位王子都不期然的先后向国王与皇后表达了对公主的恋慕之情,发表了与对方结为夫妻的意愿。

 

       可是骑士怎么都......

 

       “喂,安迷修,你是被迷的走不动道了吗?”

 

       这样傲慢的语调,安迷修无奈的看向声音的主人——公主殿下。固然他对这位公主的无害性依然保持观望态度,但是作为一名骑士,对任何一位淑女——哪怕她不淑女,安迷修都会一视同仁的温柔对待。

       所以他有点苦恼的抿了抿唇,向对方问好并且解释。

       “日安,公主殿下。不愧是赛提斯皇宫里的蔷薇真的非常美丽,在下都忍不住看得入迷了呢。”

       他行了一个骑士礼,英俊的头颅借此避开对方的打量,却半天没有得到回应。骑士先生敏锐的感知能力告诉他对方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专注程度让人后颈发凉。

       安迷修按耐不住,还是直起了腰身。

       这种行为在现在的状况下更像是在示弱,安迷修有些后悔,然后果不其然得到了一声嗤笑。此时,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不愿意在一位公主面前示弱意味着什么。

 

       安迷修从小一直向往成为一名骑士,为此一直保持修行,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都必将做到最好。所以他年纪轻轻就获得了蔷薇骑士的称号,人们总说蔷薇骑士眼中饱含深情碧绿的湖水从未让严寒冻结,更不会迷失在叠叠迷雾之中。

       安迷修以此为豪,他也认为自己不会让多余的感情蒙蔽双眼。

       可是现在他奇异的感受到了一丝恼怒。不,不,这是不应当的。他这么告诫自己,公主殿下或许只是踏入了当代年轻人常有青春期而已,毕竟她今年才十四岁而已。

 

      这可是花一般的年纪呀,骑士又傻笑起来。他忽视了自己不同寻常的感情波动,他可是已经成年许久。

 

       “看来你没有意识到你刚刚做说错了什么啊,白痴骑士。”公主总是乐忠于打破骑士的幻想,她双手在胸前环抱,饱满的胸脯看起来更加挺立像是两块要蹦出来的白兔。注意到这个,安迷修羞愧的移开了视线。结果又被公主用手扭了回来——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来到他的眼前。

       这么近的距离下安迷修得以与那双倨傲的双眼对视,对方弯起唇角露出嚣张的笑容,可惜转瞬即逝,快的让安迷修什么都没来得及捕捉到。

 

       “你说,我和蔷薇,哪一个更让你迷倒?”

       太......太近了,近到她身上的馨香混入了他的鼻息。或许是错觉,但是安迷修隐隐感觉在这层让人习以为常甚至乏味的王族专用的熏香下,有一丝冷冽的气息。

       他僵住了身体,下意识不去逃离只为能够嗅得更仔细。等守旧的骑士发现不妥,两人的已经超过了身为一个骑士对一位淑女所应该恪守的距离。

 

       于是骑士落荒而逃,身后公主爆发出了惊人的笑声。

 

 

       还是继续观望吧,他红着脸做了决定。

 

       安迷修,居安思危是好事,可是你的性格太过瞻前顾后了,以后会吃大亏的。记忆里师父也曾这么说过。

 

       骑士置若罔闻,选择了等待。

 

                                                                                TBC

 

 

                 

 

 

 

 

 

 


【雷安】【我安】我和安迷修和世界 <一>

*未来pa

*雷安,不过雷总几乎不出现,所以更完再上标签

*毕竟我是个安吹(笑容逐渐变态 JPG.)


沉没

01


距离世界末日过去已经四十三年零六个月三周又两天零一时八分钟五秒,我和安迷修身处陆地最东边,遥望太阳升起的西边深蓝似海的穹顶越来越低,鱼群四面八方的奔向那个方位,它们随气流上升穿梭在鲸鱼喷出的气流所形成的云层之中。

每一天,它们被朝阳追赶着,想要涌入与天空相连的蓝色海洋。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等待一切生命都失去了讯号,最后一个电波消失在微酸的水汽中时,这世界上曾经最庞大的族群终于断开了彼此的联系。彼此不再折磨。

 

至此,世界终于迎来末日。

 

02

 

       我从营养舱中醒来头一次见到这幅景象,险些没倒头继续睡个回笼觉。在遇见安迷修之后,他一边用一端削尖的木棍从低垂的要落下来的积雨云里抓鱼,一边告诉我这很寻常。

       因为营养舱设定错误,我和世界足足错过了四十多年,久久没有接收到新的信息一下子让我成了一个乡下村姑。然后安迷修又支起了遮雨棚生了一把火,和我说,世界早就毁灭很多年了。

       这和世界毁没毁灭有什么关系,我不知道。

“语言已经没有了意义,所以你不用沮丧。”他温柔地看着我。

       “我知道你的意思是人类都死的差不多了,两人相遇的可能性差不多等于一条单身狗找到命中注定的另一半的可能性,所以再也没人能嗡嗡的说话了。”我有点不满“但是你能别在这里展示自己的智商么?说话简单点,懂不?”

       他耸了耸肩,开始烤鱼。

       说老实话,安迷修这点很像我老爹,他们都有着同样的眼睛同样的沉默和固执,唯一不同大概是两人的脾气了。

       如果介绍两人认识,或许会打起来吧?

       我认为这天不会太远,老爹一定会和我一样幸存下来,然后我会带着安迷修见他的老丈人。

       想到这里,我愈发确定自己很幸运了,在这个即使人口曾经众多的时候都难以与对的人相遇的世界,在此刻,我遇见了安迷修。

       感谢。

【雷安】天生一对 番外

* 算是前文的后续

*不是很会写R(笑)

*最后是一个俗套的结尾

补了一次档,假如再挂一次就等以后整理的时候一起放了。

我不介意网络清理,但是我也不想写东西的时候停一停改一改而且目的不是为了让东西更好看。


果然我还是希望网络限龄啊,明明好不容易成年


另外,我发现大家都是夜猫子诶(诶嘿~)

感谢的话我就不一个一个回了,因为本身也有些社障就省得我去学习其他太太应该怎么回复的了(笑),你们喜欢就好




【雷安】【雷狮生贺】天生一对

*雷总迟来的生贺

*作者狮乐智(诶嘿)所以OOC

*练习


01


雷狮长腿霸占着长沙发,电视机里白痴骑士一直追的剧片尾曲也放完了,时钟跳到了十一点,电视里又开始放起了下集预告。


“什么玩意儿。”


雷狮一直以来对安迷修的品味都有些不齿,无论是双人床上的小马宝莉,还是近来对方狂追的电视剧——王骑——雷狮更习惯叫它“圣父救世主”。以此,来嘲笑安迷修。


可是,安迷修还是没有吱声。

空荡荡的客厅里只有雷狮浅浅的呼吸声,指针走动的声音,还有电视里蠢货公主的哭喊——


王子,你在外面是不是有人了?


雷狮的呼吸声都停了一会儿,他陷入了沉思。

最近安迷修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但是因为对方是安迷修所以他很放心......



放心个屁啊!!


02


雷狮早就觉得安迷修最近很奇怪了,几乎没等被怀疑者为自己辩解,他的思路几番回转,犹如古代的暴君不由分说的敲定了安迷修的罪名——















他得了不治之症。


假如安迷修在场,也甭管他是不是真得了不治之症,两人肯定要光着膀子先来场男人的对决。姑且不提两人的战场会不会转移到床上去,然后国王骑着骑士,骑士骑着彩虹小马上天。在雷狮胡思乱想的这段时间,安迷修还是没有回来。


雷狮装满泡沫剧的小脑袋可真是可怜见的,他已经预想到失去安迷修的自己孤苦无依,下半身从此失去了依靠。他站起身,迈着大长腿在客厅里又绕了几圈,经过窗户的时候眼神也总会向下瞟,有时远远地有车灯靠近他也会三步并两步跨过去可怜巴巴的瞅。

仿佛安迷修会一不注意就在家门口被车撞死。

可是左等右等,安迷修也没冲回来打开雷狮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都是些肥皂泡。


雷狮干脆坐在了离窗户较近的小沙发上,等待晚归的安迷修。


03


此刻。雷狮坐的小沙发,是这个家里除小马宝莉外唯二安迷修看到雷狮碰会生气的,安迷修的专用座。


安迷修自称“最后的骑士”,性格和善,哪怕面对雷狮这样的神经病也最多生几天闷气,最后终归会被雷某人身体力行的说服。

但就在这两件物品上,两人的冷战时间会无限延长。


雷狮本来指望,之前帮他追到安迷修的肥皂剧,也可以让他看起来好像真的深受刺激。用这副可怜的表情吃起安迷修的豆腐,他一向是无往不利。然而等电视自动关机,也没等回对方。

家里的电视每到十二点都会准时关机,起先是十一点半,可是自从安迷修迷上了电视剧后雷狮看电视的时间就被占用了。雷狮是真的不喜欢看他那些恶心兮兮的狗血剧的,但雷狮又是个夜猫子,而且比起可怜巴巴的一个人睡在双人床上,他觉得自己还不如看安迷修,看电视。最后等安迷修看完了下集预告,他再看篮球赛下半场的尾声部分。


安迷修一向觉得熬夜对身体不好,最晚雷狮也得十一点半睡。但在这件事情上是他理亏,于是默默把关机时间延到了十二点。即便如此,安迷修还是会为了那延后的半小时给雷狮煲汤,美其名曰—补肾。


今天,雷狮一个人看完了狗血剧,霸占了安迷修的专座,把电视熬到了关机。此刻已经十二点了,雷狮决定安迷修再不回来他就把今天的娱乐项目改为对着小马宝莉撸一发。


虽然这么想,雷狮还是没有起身,他的脸沉入阴影紫色的眼睛里响起了惊雷。


04


12:10时,安迷修终于回到了家。

他醉醺醺的回到家,打开房门。除了受酒精影响手有些抖,他看起来既没有得不治之症也没有遇到突发事故。甚至脸上他看起来还有些喜色。

然后他就看见了坐在自己专座上的雷狮,他眯起眼睛,湖绿色的眼眸中很是专注。瞅了半晌,他突然惊奇道。

“雷狮你的脸被在下染色了诶!”


雷狮气得脸上有些发绿,并且有往上蔓延的趋势。


然后,安迷修的脸就自顾自的红了。他手掏向口袋,像是要拿出什么东西。

这一刻,雷狮脑子转的飞快。


“安迷修,你终于不满足现状了吗?”他冷静的开口,内心悲痛。

终于要动手了吗?


“我觉得我们不能一直这样。”安迷修也没有完全喝醉,眼里闪过一丝动摇。


雷狮大骇,猛地跳起。与此同时,安迷修也忽然直冲冲的跪了下来,膝盖与地板相撞发出了一声脆响。

只见骑士先生两眼紧闭,疼的脸上一阵扭曲,掏出口袋里的戒指。


两人都是中央戏精学院毕业的没错了。


05


雷狮先是看着安迷修单膝下跪,然后掏出了戒指。大起大落之后又大起,心里暗喜。看到傻瓜骑士还念念有词不知道在嘟囔什么,他又凑近了些。

“安迷修,你说什么?”


安迷修脸涨得通红,终于不好意思憋出了一句话。


“雷狮,生日快乐!”


雷狮:......


真是男默女泪啊,雷先生。


“安迷修,你个大傻逼!!!”雷狮恼羞成怒。


安迷修泪腺浅喝了酒就爱哭,突然被吼,眼泪唰的就往外掉。边哭也边回骂雷狮。

“你才是个大傻逼,要不是为了帮你挑礼物,我才不会被凯莉小姐灌酒到现在!!我连我最爱的王骑都没看!!”


雷狮又气又无奈,倒是先把凯莉这笔账给记住了。

“我™昨天就过了生日!”


安迷修哗啦啦的流着泪,看着雷狮指着手机屏幕的四月十一日,不可置信。

“凯莉小姐明明跟我说生日要在十二点祝福,我才掐着时间回来的!”


这白痴看来是把四月十日的零点和四月十一的零点搞混了,雷狮两眼目视前方,眼神空洞。又倒回了沙发上,胸肌一阵绞痛。


06


安迷修还在嘤嘤嘤的哭,雷狮听着别扭,一把将他拽到了自己大腿上。


然后亲了亲对方的嘴唇。

“我可以把王骑的剧情讲给你。”


“真的?”安迷修显然醉狠了,眼眶泛红一副傻样,不知道正被一头狼盯着。

“当然是真的,”雷狮一边嘴角洋洋得意的勾起,看着像是嘲讽“你把我生日给忘了,我还跟你讲这个天大的秘密,你说我好不好?”


雷狮这人蔫坏,这世道哪台电视没有重播,可是安迷修还醉着,活该被雷狮占便宜。


果然,安迷修怔怔盯了雷狮一会儿,说了句“好”。


“那你可要好好回报我,白痴骑士。”


“怎么回报?”他又像是在重复对方的话,又像是疑问。歪着头,看向雷狮。


雷狮想了一会儿,笑了。

“虽然我们在这个沙发上做了不止一次,但是你还没有主动过吧?”

“来,安迷修。坐上来,自己动。”

男人声音低沉情欲让声线变得沙哑。


果然雷狮当初为了追到安迷修不仅进修了肥皂剧还补足了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戏码吧?


07


“我爱你。”


安迷修早晨睡到了自然醒,昨天晚上纵欲过度晕过去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雷狮的深情告白。但是很显然,由于种种原因,骑士先生丢脸的埋在被子里,害羞的不敢抬头。


雷狮向安迷修求了婚。


这句话可以冲破骑士先生厚重的盔甲,自愿献上一切。


08


然后雷狮端着一碗安迷修煲的汤放到了安迷修手上,情深意切道。

“来,安迷修。喝了这碗汤,补补肾。”


09


然后安迷修悲愤的发现自己又被雷狮套路了。

“去你妈的雷狮,你™拿着我给你戒指跟我求婚?!!”


学校活动

练习

①用时一周

②注意上色,人体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