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日

暂退

【雷安】出轨


*因为脑洞太飘。所以ooc破天际

*习作

*希望有人能点出文字之间的问题

01

故事终结于班导将近三十分钟的咆哮,咆哮声回荡在放学后空荡荡的办公室,安迷修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坐在办公椅上肥胖的典型中年不得志的中年男人徒生出一种无力。

但他依然摆着好学生的面孔,按紧内心深处松动的塞子。谦逊的,自持着无用的自尊来满足成人卑劣的高傲。
这种矛盾冲突挤压得心思尚且稚嫩不懂转弯的少年人由内里涌起一阵恶心感,掺杂着空气里粘稠的训斥,灵魂与身体被拉扯开。安迷修觉得自己的灵魂好像漂浮在空中,冷眼旁观。
此刻,他觉得未来的自己或许就是另一个男人。一个平庸无成的男人,浑身是浑浊的颓丧气息。他想,这气息或许是男人竞选教导处主任失败后更加频繁的抽烟喝酒带来的错觉。可是他又有点走神了,想到另一个牵连他被训斥却又早早被放过同样热爱这种不健康习惯的人,他思索着,又觉得两人是不一样的。

雷狮他啊,是不一样的。

安迷修也不知道怎么得出的结论,面上毫无波澜又惊慌失措的回过神,不得志的中年男人的结束语就这么撞进少年人的耳中。

“安迷修,你和雷狮不一样。”

听了这话,安迷修又晃了晃神。早些时候,他作为班长和雷狮第一次起冲突,马东来也说了这句话。他深知对方完整的话是想要表达他不应该被“坏学生”带——坏,但这时他却又有点迷惑了。

或许是他想的太多,但也有可能这错觉就是事实——他确实比不上雷狮。

02

雷狮站在楼梯间已经有点不耐烦了,十分钟前那个恶心的中年男人撞见了他还打算假模假样的再训斥自己一遍,可惜胆子不够大,雷狮拉着脸在阴影处冷笑对方就噤了声。
倒是有个胆子大的蠢货。
可是太慢了,他这么想着,双脚开始移动踩着台阶上移动的夕阳推开办公室紧闭的门。

办公室没有人。

教室里,大胆的蠢货安迷修正对着墙上贴的榜单发呆。
他头一次正视自己口里所言的“恶党”,对方最为突出的标志大概是常年全校通报批评与与其一同的年纪第一名。
少年内心秉持着多余的身为班长的责任感,和破坏课堂记录的恶人时常起冲突,每次总是开始于安迷修拍着桌子与雷狮理论,然后也结束于他面对对方紫色眼睛里的兴奋与邪气时不自然的逃避。
要说为什么?
大概太耀眼了吧。
安迷修自问自答着,视线下移十几行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只能称得上中上的成绩,他一边确认这个事实一边接受胸口传来的沉闷的击打。

其实大概也就这么回事,少年不骄不躁沉稳至极,透过薄薄的衬衫仿佛能看见这下面笔直的脊梁。虽然有时面对女孩子会笨拙的脸红甚至说出让双方都无比尴尬的话语,但一旦他微笑,透着那双碧绿色的眼眸,都让人心里兀自柔软。
除了雷狮,他对安迷修嗤之以鼻,叫对方蠢货。
其实也说对了。
由以上所叙,安迷修哪都好,唯独在学习上少了点天分。
有的人努力程度之低到不足以拼天分,有的人努力到了山穷水尽再无路可走了。

后者说的就是安迷修。

03

越是道德高尚的人,面对自己内心的丑恶越是痛苦。
所以雷狮看见安迷修在肥大的外套下颤抖。                   然后,目睹了此情此景的雷狮突然有点生理上反应的口干舌燥。
他绝对不是什么变态,看到书呆子班长痛苦的姿态会心跳如擂鼓,只是被对方伸出来的汗津津的手掌所勾连身体叫嚣着想要更亲近罢了。

况且这不也是穿着布满雷狮气味校服的安迷修的自我意志吗?

雷狮如愿以偿再次品尝到了安迷修的双唇,对方也满足的发出一声喟叹,双臂虚虚环住他的腰。

安迷修觉得自己可能疯了,雷狮的气味争先恐后的涌进鼻间。他明知道不应该,却还是不知廉耻的穿上沁进对方汗水的衣服。

他被自己丑陋的嫉妒恶心得浑身颤抖,却偏偏把满身的破绽递到对方嘴下。
就像此刻发出的叹息,分明是引诱。

可是身体不会说谎,过分的满足让安迷修生出了幻象。
毒蛇嘶嘶的在说话
“承认吧 ,安迷修,咱两天生一对。”

04

安迷修和雷狮两人的性格两极分化严重,又常常起冲突,所以在学校谈到雷狮就会想到安迷修,反之亦然。
但作为班主任本身来说怎么也没想到两人会搞到一块儿,还搞了那么久。

安迷修也没想到,班导质问他时他还记得两人交往的准确时间。
他憎鄙着自己不纯的用心,却又在这段关系中确实的获得了享受。

现在两人的关系说什么也该结束了。
他在对方怀里,等待着呼吸平息下来,说出早该说出的那句话。

“雷狮,我们该结束了。”

05

丑恶。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安迷修拒绝照镜子,连目光触及水洼中自己的倒影都会闪避。
大概正因为如此,当他再次和雷狮理论“应不应该遵守课堂纪律”时被对方突然告白才会来不及拒绝,自顾的被拉入对方的步调,坠入那片紫色星空——正清清楚楚的倒映着自己的影子。
起初是抱着说不清的坏心眼才答应对方的。等对方深陷,然后破坏那张脸上狂妄的表情。
原因……

或许是即便站在所谓正义的一方,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堂堂正正的在学习上胜过对方。

又或许是被“正义”告知对方是恶,心中激动又惴惴不安的自诩为正义。然后在某个时刻产生了怀疑,并且发现对方并不是纯粹的坏人开始吧。
他现在还记得被雷狮救下的女生一脸感激,但相对的,救人却违反校规的雷狮也理所当然的被处分了。
从那时开始,他对“正义”产生了怀疑,也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他其实嫉妒着对方,却又喜欢着对方。
早就该发现了,安迷修自认为自己不过是一介凡人,自然免不了判断错误错估自己的心。却万万没想到,人的心会复杂如斯。

于是一面痛恨着嫉妒这丑陋的感情,一面接受了对方的告白。

那天雷狮和安迷修共撑着一把伞,伞外是满世界的泥泞嘈杂,伞下是隔着轻薄肉体相互鼓动的心脏与低沉的喘息。

06

雷狮没有给安迷修停下来说话的机会,他好像早就预料到愚笨的好人接下来会做出的决定。

恶狠狠的堵住了对方的嘴。

早已抓住的猎物又怎么会让他从掌间逃脱。

“安迷修你个蠢货,有本事说分手怎么不敢向我撒个娇。”雷狮怒极反倒忍不住笑了起来,口里开始胡说八道。
“雷狮你是不是有病?”安迷修一双翠绿的眼睛湿漉漉的,心脏在胸腔里好像下一秒要炸裂。口中说出来的话一如既往的不客气,既惊诧自己被雷狮用校服的长袖绑住又不经意间又倾斜出满溢而出的欢欣。
“向我撒娇吧,安迷修。”雷狮闷声笑着“让我满足了,说不定就会放过你。”

虽然他不可能会满足就是了。
刚放下诺言,转瞬就反悔的恶人死死盯着怀中猎物的双眼等待纯白的羔羊跨过高墙跳入猎人的陷阱。

08

日后每每谈起这两人的事
班导总跟我们这届学生说,“可怜”羔羊成了狮子嘴下的食物。

但要我说。
安迷修绝对实打实的是个勤奋老实的好学生,只不过自打遇见雷狮后,少年人的身躯终日在一起黏黏糊糊,一不小心,竟偏离了“正确”的轨道罢了。
况且黑山羊或许也乐在其中。
狮子则极有可能只是反复舔舐他的“食物”,以保证一次又一次吃干抹净。

虚伪的好人与狂妄的恶人确实天生一对。

*解释一下全文大概就是不羁坏学生天才雷×正直班长平凡安,安嫉妒雷。
*因为太飘所以可能没写出感觉,欢迎大家指出问题。

评论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