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日

暂退

【雷安】【雷狮生贺】天生一对

*雷总迟来的生贺

*作者狮乐智(诶嘿)所以OOC

*练习


01


雷狮长腿霸占着长沙发,电视机里白痴骑士一直追的剧片尾曲也放完了,时钟跳到了十一点,电视里又开始放起了下集预告。


“什么玩意儿。”


雷狮一直以来对安迷修的品味都有些不齿,无论是双人床上的小马宝莉,还是近来对方狂追的电视剧——王骑——雷狮更习惯叫它“圣父救世主”。以此,来嘲笑安迷修。


可是,安迷修还是没有吱声。

空荡荡的客厅里只有雷狮浅浅的呼吸声,指针走动的声音,还有电视里蠢货公主的哭喊——


王子,你在外面是不是有人了?


雷狮的呼吸声都停了一会儿,他陷入了沉思。

最近安迷修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但是因为对方是安迷修所以他很放心......



放心个屁啊!!


02


雷狮早就觉得安迷修最近很奇怪了,几乎没等被怀疑者为自己辩解,他的思路几番回转,犹如古代的暴君不由分说的敲定了安迷修的罪名——















他得了不治之症。


假如安迷修在场,也甭管他是不是真得了不治之症,两人肯定要光着膀子先来场男人的对决。姑且不提两人的战场会不会转移到床上去,然后国王骑着骑士,骑士骑着彩虹小马上天。在雷狮胡思乱想的这段时间,安迷修还是没有回来。


雷狮装满泡沫剧的小脑袋可真是可怜见的,他已经预想到失去安迷修的自己孤苦无依,下半身从此失去了依靠。他站起身,迈着大长腿在客厅里又绕了几圈,经过窗户的时候眼神也总会向下瞟,有时远远地有车灯靠近他也会三步并两步跨过去可怜巴巴的瞅。

仿佛安迷修会一不注意就在家门口被车撞死。

可是左等右等,安迷修也没冲回来打开雷狮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都是些肥皂泡。


雷狮干脆坐在了离窗户较近的小沙发上,等待晚归的安迷修。


03


此刻。雷狮坐的小沙发,是这个家里除小马宝莉外唯二安迷修看到雷狮碰会生气的,安迷修的专用座。


安迷修自称“最后的骑士”,性格和善,哪怕面对雷狮这样的神经病也最多生几天闷气,最后终归会被雷某人身体力行的说服。

但就在这两件物品上,两人的冷战时间会无限延长。


雷狮本来指望,之前帮他追到安迷修的肥皂剧,也可以让他看起来好像真的深受刺激。用这副可怜的表情吃起安迷修的豆腐,他一向是无往不利。然而等电视自动关机,也没等回对方。

家里的电视每到十二点都会准时关机,起先是十一点半,可是自从安迷修迷上了电视剧后雷狮看电视的时间就被占用了。雷狮是真的不喜欢看他那些恶心兮兮的狗血剧的,但雷狮又是个夜猫子,而且比起可怜巴巴的一个人睡在双人床上,他觉得自己还不如看安迷修,看电视。最后等安迷修看完了下集预告,他再看篮球赛下半场的尾声部分。


安迷修一向觉得熬夜对身体不好,最晚雷狮也得十一点半睡。但在这件事情上是他理亏,于是默默把关机时间延到了十二点。即便如此,安迷修还是会为了那延后的半小时给雷狮煲汤,美其名曰—补肾。


今天,雷狮一个人看完了狗血剧,霸占了安迷修的专座,把电视熬到了关机。此刻已经十二点了,雷狮决定安迷修再不回来他就把今天的娱乐项目改为对着小马宝莉撸一发。


虽然这么想,雷狮还是没有起身,他的脸沉入阴影紫色的眼睛里响起了惊雷。


04


12:10时,安迷修终于回到了家。

他醉醺醺的回到家,打开房门。除了受酒精影响手有些抖,他看起来既没有得不治之症也没有遇到突发事故。甚至脸上他看起来还有些喜色。

然后他就看见了坐在自己专座上的雷狮,他眯起眼睛,湖绿色的眼眸中很是专注。瞅了半晌,他突然惊奇道。

“雷狮你的脸被在下染色了诶!”


雷狮气得脸上有些发绿,并且有往上蔓延的趋势。


然后,安迷修的脸就自顾自的红了。他手掏向口袋,像是要拿出什么东西。

这一刻,雷狮脑子转的飞快。


“安迷修,你终于不满足现状了吗?”他冷静的开口,内心悲痛。

终于要动手了吗?


“我觉得我们不能一直这样。”安迷修也没有完全喝醉,眼里闪过一丝动摇。


雷狮大骇,猛地跳起。与此同时,安迷修也忽然直冲冲的跪了下来,膝盖与地板相撞发出了一声脆响。

只见骑士先生两眼紧闭,疼的脸上一阵扭曲,掏出口袋里的戒指。


两人都是中央戏精学院毕业的没错了。


05


雷狮先是看着安迷修单膝下跪,然后掏出了戒指。大起大落之后又大起,心里暗喜。看到傻瓜骑士还念念有词不知道在嘟囔什么,他又凑近了些。

“安迷修,你说什么?”


安迷修脸涨得通红,终于不好意思憋出了一句话。


“雷狮,生日快乐!”


雷狮:......


真是男默女泪啊,雷先生。


“安迷修,你个大傻逼!!!”雷狮恼羞成怒。


安迷修泪腺浅喝了酒就爱哭,突然被吼,眼泪唰的就往外掉。边哭也边回骂雷狮。

“你才是个大傻逼,要不是为了帮你挑礼物,我才不会被凯莉小姐灌酒到现在!!我连我最爱的王骑都没看!!”


雷狮又气又无奈,倒是先把凯莉这笔账给记住了。

“我™昨天就过了生日!”


安迷修哗啦啦的流着泪,看着雷狮指着手机屏幕的四月十一日,不可置信。

“凯莉小姐明明跟我说生日要在十二点祝福,我才掐着时间回来的!”


这白痴看来是把四月十日的零点和四月十一的零点搞混了,雷狮两眼目视前方,眼神空洞。又倒回了沙发上,胸肌一阵绞痛。


06


安迷修还在嘤嘤嘤的哭,雷狮听着别扭,一把将他拽到了自己大腿上。


然后亲了亲对方的嘴唇。

“我可以把王骑的剧情讲给你。”


“真的?”安迷修显然醉狠了,眼眶泛红一副傻样,不知道正被一头狼盯着。

“当然是真的,”雷狮一边嘴角洋洋得意的勾起,看着像是嘲讽“你把我生日给忘了,我还跟你讲这个天大的秘密,你说我好不好?”


雷狮这人蔫坏,这世道哪台电视没有重播,可是安迷修还醉着,活该被雷狮占便宜。


果然,安迷修怔怔盯了雷狮一会儿,说了句“好”。


“那你可要好好回报我,白痴骑士。”


“怎么回报?”他又像是在重复对方的话,又像是疑问。歪着头,看向雷狮。


雷狮想了一会儿,笑了。

“虽然我们在这个沙发上做了不止一次,但是你还没有主动过吧?”

“来,安迷修。坐上来,自己动。”

男人声音低沉情欲让声线变得沙哑。


果然雷狮当初为了追到安迷修不仅进修了肥皂剧还补足了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戏码吧?


07


“我爱你。”


安迷修早晨睡到了自然醒,昨天晚上纵欲过度晕过去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雷狮的深情告白。但是很显然,由于种种原因,骑士先生丢脸的埋在被子里,害羞的不敢抬头。


雷狮向安迷修求了婚。


这句话可以冲破骑士先生厚重的盔甲,自愿献上一切。


08


然后雷狮端着一碗安迷修煲的汤放到了安迷修手上,情深意切道。

“来,安迷修。喝了这碗汤,补补肾。”


09


然后安迷修悲愤的发现自己又被雷狮套路了。

“去你妈的雷狮,你™拿着我给你戒指跟我求婚?!!”


评论

热度(153)